乡村产业振兴案例:四川东部最大的庄园,德星垣改造与乡村振兴战略定位,重庆南川区城投总经理李先尧,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总经理戴欣明等领导、专家、学者一行20多人共聚德星垣现场















中国文旅产业价值提升运营服务商

以战略定位为切入点,依托资本,运营IP资源,全产业链价值提升

特色案例推荐

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,前海动能投资新闻中心、特色案例、业务动态、过往业绩
乡村产业振兴案例:四川东部最大的庄园,德星垣改造与乡村振兴战略定位,重庆南川区城投总经理李先尧,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总经理戴欣明等领导、专家、学者共聚德星垣现场
2019-06-26

  乡村产业振兴案例:四川东部最大的庄园,德星垣改造与乡村振兴战略定位,重庆南川区城投总经理李先尧,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总经理戴欣明等领导、专家、学者一行20多人共聚德星垣现场

陈渊:成了记忆的德星垣

  乾丰“德星垣”这个名字,南川人没有几个不知道。然而,如今德星垣却成了人们的记忆。德星垣位于乾丰乡新元村的黄金河畔,与石溪乡的五星村相邻。《南川县志》记载:“清光绪年间大豪绅刘瑞廷(又名德星,曾任云南板桥驿驿丞)建造”。由此可见,“德星”乃其名刘德星,“垣”者城也。“德星垣”,其意为刘德星之城堡也。  

  德星垣昔日的辉煌《南川县志》载:德星垣占地10亩,修建20年方竣工,建筑面积约2800平方米。庄前仅一独路,从河边历阶三百梯入大门,经下厅,中堂至大堂。每重横列三大一小天井,每个天井环屋9间成四合院,院与院之间以有“德星垣”三字的青砖封火墙相隔,墙高7米,墙顶搬鳌坐脊,龙腾鸟飞。整个庄园屋舍有48条屋脊。大堂门、窗,板壁,斜撑雕刻典故戏中人物或花草鱼虫,做工精细。庄内翠柏修竹成荫,间以奇花异树。庄后150米处的制高点有砖砌双层外套两楼一底的碉楼,围墙6个拐角处也建有“烽火楼”。庄园前是大朝门,大朝门两边各有一个小门。大朝门进去一个大天井,后面是同样的两个天井,两边各有一列天井,每列三个,右面靠边还有一列小天井三个,每列天井之间有一道风火墙隔离,故称12个天井,48条屋脊,纵横交错。院与院之间以拱门相连,有“德星垣”、“刘记”的青砖烽火墙。庄内装饰雕梁画栋,富丽堂皇,墙高数米,墙顶搬鳌坐脊,龙腾凤飞。天井为鱼池,池内有假山。天井两侧墙壁雕刻有红楼梦等典故人物。门、窗、板壁、斜撑雕刻戏中人物花草鱼虫不尽相同。外有2米多高的围墙。四周的拐角处设有6个炮楼。庄园后面的制高处有防御和观察用的碉楼,可谓戒备森严。庄园前方,还有一六角亭,据说六角亭是配的风水。六角亭位置处于从山崖下进入庄园经三百石阶结束后的入口处,即进入庄园的唯一入口,此处地呈凹型,故配一六角亭,既与山形平衡,确保风水,又美观好看,可以观景纳凉。当地的老人说,德星垣地宅风水好,此处是金佛山蜿蜒下来的龙脉。其一说:庄园所处的位置像一把椅子,德星垣在椅子上,前方视野开阔,后方有“靠山”,左右两侧的小山就像辅佐;其二说:德星垣所处位置又像一只螃蟹,前方一小山丘似泥鳅。德星垣所在地穴为“螃蟹夹泥鳅”。庄园何故修了20年?当地有种说法,称宅院要不断修建,后代才会连绵不断,才能为子孙造福。刘德星听信其言,从1876年起,把建造一直搞了20年之久,故有了后来的规模和气派。德星垣建成后曾一度家盛业兴,人丁兴旺。据史料记载,辛亥革命前后,德星垣曾有佃户、家丁、护卫1000来号人,常年养兵达一个连之兵力,枪弹十足,鼎盛一时,名震八方,令黑白两道敬畏。庄园主又是方圆几百里势力最强的袍哥大爷,连心狠手辣闻名川渝的成都袍哥冷开泰,对他都敬重三分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刘瑞廷何许人据新元村的老支部书记胡立华老人讲,刘瑞廷就是刘德星。刘德星祖上并不富裕,家庭贫寒,也没有住在现在的德星垣,而是住在崖下。父辈有兄弟三人,刘德星的父亲是老三。因家境不好,加之兄弟长大成人,家处山沟,难以维持生活。母亲对兄弟三人说,你们已长大成人,如像这样下去,生活难以维持,自己应去找事做。事后不久,刘德星之父就外出打工,后到云南做生意。其生意做得好,找了钱,让其子刘德星读书,后又买下现德星垣处名叫小湾的异姓房屋。刘德星随父亲在云南学业有成,后来在云南当了官。当地的人说是任云南省巧家厅知事(相当于财政厅厅长),《南川县志》记载“曾任云南板桥驿驿丞”。无论是板桥驿驿丞,还是巧家厅知事,都是在云南省当了个不大不小的官。光绪年间,刘德星衣锦回乡,用20年的时间,修建起了占地10亩,建筑面积达2800余平方米的川东最大的刘老爷庄园。除修建了庄园,还在离乾丰场约一公里(如今的茶山)的要道处,立一石碑,碑上书有“得胜回民”四个大字。这“四个”字意为在外仕途顺当,告老还乡,当个乡民。刘德星回乡在修建庄园的同时,大量收买田地,买下方圆二十余里的地盘。号称方圆二十里不踩别人的地皮。同时,大势修桥铺路,从德星垣到四面八方的路都修成石板路,如到乾丰、石溪、涪陵、新村、土溪等地都修了宽大的石板路。刘德星死后葬在庄园左侧的小山凹。其墓修得豪华气派,墓上人物、花草雕刻精美,雕工精湛,多数为镂空雕刻,且保护十分完好,多次政治运动都未遭到破坏。墓上刻有诗文、楹联,有行、楷、隶、草四种书体。从墓上的人物、花草雕刻,到诗文、楹联,以致四种书法艺术,即体现了雕刻、书法艺术,又纷溢出难得的书香之气,既能看出墓之主人及后人的文学艺术修养,更看出雕刻匠人的精湛造诣和技术。坟墓的豪华气派还体现在有三层坝子,每层有约1.6米高的石阶而上。在第二层的石壁上刻有“礼、义、廉、耻”四个大字。四个字分别约65厘米大小。墓前的第一层坝子中央原有八尺长的“铺盖”造型,人们称为“石铺盖”,实为拜台,供后人跪头之用。现“石铺盖”已毁。墓两边各有一块2米高的圆形石碑,左边碑上记叙其墓主之生平,右边碑上记载墓主的孝子贤孙,如今两块石碑均被毁。墓的前面就是德星垣庄园,右前方小山上是原德星垣庄园的一座碉楼。碉楼设计别致,分内外两层,外层大、矮,内层小、高,外层套着内层,形似官印。墓主的意思是,生前当官掌印,死后仍要掌握印把子。实际上,碉楼还主要是庄园防御的炮楼,在碉楼上可瞭望四面八方远近数里,如有敌来犯,既可以早观察之,又可居高临下防御之。如今碉楼已毁,碉楼遗址仍依稀可见。

  文香廷四打德星垣文香廷,字丁培,南川县乾丰乡人,1886年生,卒于1929年。重庆广益中学毕业。曾任南川县乾丰乡团正,石溪乡团练分局局长、南川平民革命军首领和涪、南、綦、巴人民抗捐大同盟第二路抗捐司令。文香廷讲究行侠仗义,崇尚除暴安良。民国10年(1921年)由乡人举为团正,任职期间严禁鸦片,绅士平民一视同仁。后由乾丰乡德星垣袍哥朱建龙推荐为石溪乡团练分局局长。一年后,豪绅刘寿芝串通官府,强迫文香廷下台,从此与刘氏“德星垣”(袍哥堂会在乾丰场)结下冤仇。德星垣的马夫袁金山对刘家不满,被仁号“搁了哥袍”(即开除袍哥组织)。文香廷为之不平,将袁金山纳入乾丰乡德号袍哥。刘寿芝又以“梭堂口”,违犯帮规为由,将袁抓回德星垣治罪。文约集兄弟半路截救。刘将袁等5人枪杀,并要捉文问罪。文香廷遂投奔重庆江防队曹燮阳部当文版。民国14年(1925年),文香廷任贵州杨其昌罗建廷旅副官,即派刘绍培、张侠云、任华川、李铁嘴等返回,混进德星垣枪杀刘寿芝父刘文阁,刘寿芝也因枪伤而死。刘寿芝堂兄刘德敷即派人四处捕捉文香廷。民国16年(1927年),文与刘绍培、张侠云、李缺嘴、文小章等潜返乾丰乡,又枪杀了刘德敷及马夫刘必善,随即“拖起棚子,除暴安良。”民国17年(1928年)春,中共南川特支派20余名党员到乾丰、石溪等地发动群众,并改建文香廷队伍。5月,文宣布成立南川平民革命军,自任大队长,并决定攻打“德星垣”。6月某日深夜,文率部包围德星垣。但德星垣驻有一个连的常练武装,戒备森严,且四周地势开阔,全为对方火力控制,不宜硬攻,遂撤退。下旬,文又以少数兵力诱刘绍州出击,以便主力突击德星垣。但刘坚持不出。二打德星垣落空。民国18年(1929年)2月,经把兄弟郭汝栋部团长何治九撮合,文香廷接受招安。数日后,平民革命军又包围德星垣,以小部队连续攻击10多天未攻下,文又率部撤退,三打德星垣未破。6月,杨森部郭汝栋、范绍增、吴竹光、何金鳌四部联络赖心辉倒杨,战败于涪陵,退往南川。文香廷率部于冷水关与铜锣场之间伏袭其尾部,夺获军需物资若干,平民军发展至2000余人。7月,中共南川特支同意文香廷参加“南、綦、涪、巴人民抗捐大同盟”,并委为第二路抗捐司令。8月,为配合抗捐斗争,文又率部四打德星垣,终因地势险要,又无内应,加之正值收稻时节,围攻十天后撤兵。这就是当地百姓“文香廷四次攻打德星垣未攻破”之说。据《南川县志》记载,确有其事。可见德星垣并非一般的庄园,却如城似堡。故“垣”之名并非随意戏取。文香廷四次攻打德星垣,虽未攻克,但几年的折腾,德星垣乃元气大伤。刘氏家业日趋衰退,一天不如一天。1949年南川解放,日趋没落的德星垣庄园在土改时分给了20多户佃户和贫困农民。如今的德星垣“不攻自破”如今的德星垣如之何也?如走进德星垣,遗憾的是展现在眼前的德星垣庄园已满目疮痍,断垣残壁,破毁不堪,已无昔日的豪华气派。有的部分拆掉,有的部分新建,其原貌只有局部参差存在。一部分不完整的烽火墙,两、三个天井与天井之间的拱门,一、两个飞檐翘角独立房头,极少数原貌房屋,围墙原貌不足5米;12个天井石坝依旧,而天井没有了;48条屋脊,只剩下不足10条;气派的朝门被撤毁。庄园内处处是残砖废瓦,杂物成堆。让人无不深感遗憾和叹息。因为它疑集着无数劳动人民的血汗,是设计师和工匠师的心血铸就。就其故,新中国成立后德星垣分给了附近20多户贫苦农民,几十年的变迁,又发展为近100户。随着发展,有的住不下,分了家,将部分拆掉移到别处新建;有的认为以前的房屋采光差,将其部分原地改建。这样要拆要改,原有庄园的整体结构固然受到破坏。破坏得厉害的是20世纪90年代后,不少人家有钱了,都要建造新房。又因原庄园几十户人家,没有整体管理与维护,要拆要改谁也管不了。附近好多家新建的房屋,都是从德星垣庄园搬出去建的,其砖上都有“刘记”、“德星垣”字样。附近的群众说:“我们德星垣要是被纳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,德星垣就不会是今天的这样子了。如果是文物保护单位多好啊!”如今,谁去看了都会叹息。恢复原状,难度太大。让其彻底消失,南川古物保护的章页上将会出现不光彩的一笔。走进如今还住在德星垣的何小康家,发现他家还有三间房屋保护完好,斜撑雕花,门窗依旧,还有一个不完整的天井,这是德星垣庄园唯一保护好的三间整体房屋。我们告诉他,希望能吧这三间房屋保护好,不要拆。当我们走出庄园,走到原朝门时,原大门一边正在新建,一楼一底的新式红砖结构房屋整体部分已完工。谁能保证残留的部分房屋、烽火墙乃至天井石坝等不会被拆毁呢?也许德星垣庄园将会在历史的进程中消失,将会成为老人们的记忆。

推荐阅读

  • 动能智库 • 戴欣明工作室

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 公众微信订阅号
    中国最具人文特色的战略思想智库

  • 动能智库 • 戴欣明工作室

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 手机网站,在移动中关注
    中国最具人文特色的战略思想智库

  • 《发现味道》微信公众订阅号

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,在移动中关注
    差别化味道是策划出来的,视为“发现味道”

收藏本站

■ 前期商务联系

   深圳市总部办公室:0755-8242 1868  

   手机:186 8879 6913  王小姐


■ 专家前期交流:

   方明老师   手机:135 0283 7103


■ 电子邮箱:dxmgzs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