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——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













定位创新地位——文旅产业创新综合运营商

城市/产业/商业地产/古城古镇战略定位创新引领19年

特色案例推荐

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,前海动能投资新闻中心、特色案例、过往业绩
【案例】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——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-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2020-01-17

  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——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-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文:戴欣明

  与宋喜信老师走在千年古道——汴河古道上,他的一句话让我感慨万千。这条路我有近50年没有走过了。我以为我听错了,以为是五年。宋老师补充说,上次差不多是在1971年走过。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(“汴河古道”东南角区域,图为现在修建的护城河)

  五十年太久,只争朝夕,那些遥远的不可想象历史,而此时已在眼前。

  汴河古道,就是《清明上河图》所描写的区域。我们走的地方是《清明上河图》入城之后,张择端没有再画的地方,也是我们这次领的具体“任务”。因为这条古道有千年历史,几经黄河水淹没,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,对我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,所以,请到宋喜信老师,一位在开封城市规划界德高望重的专家一起走走。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(宋喜信老师和戴欣明观察宋门,宋老师在讲宋门的前世今生)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(戴欣明和居住在宋门外“汴河古道”50多年的老者攀谈)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(宋门外的“汴河古道”现状)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  汴河古道,宋门、水门都因黄河决口,城市重复建设而发生一些变化,但是位置变化并不大,因为这座城市的内城,以及中轴线千年没有变化。

  我们现在看到的《清明上河图》描绘的是宋都古城内城东南角方向,汴河古道和汴河是并行走向。在宋老师的引领下,我们一直去到了“虹桥”的大致位置,“虹桥”边上的千年古道“痕迹”依然存在。在此感受“清明上河图”的繁华,已经有开封“真实”的意境了。

戴欣明 宋喜信

(戴欣明在《清明上河图》中描述的“虹桥”附近)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(宋喜信老师在“虹桥”并行的“汴河古道”边上行走)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(“虹桥”边上的“汴河古道”遗迹)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(屠府坟这里也是过去清明上河图“虹桥”区域    戴欣明团队和屠府坟村庄的老者攀谈)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  2019年5月,宋喜信老师出版了一本书,《开封宋代繁塔原型论》,其中一句话让我把开封的虚幻拉到现实。“作为中国七大古都之一的开封,今天,能直接观赏的北宋胜迹有哪些?最明显的是繁(pó)塔和铁塔。今天,还能踩踏的北宋东京城原有土地在哪里?唯有繁台的几百平方米。今天谁是最代表北宋强势建筑文化的物质载体?首推繁塔无疑。”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开封繁塔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(戴欣明团队一行在繁塔内观察)

(来到开封繁塔繁台的几百平方米,戴欣明设身处地地感受一下真实的开封

(繁塔,现在是个公园)

  无论是开封的“悬河奇观”、“城摞城”,在每一个到开封的人,都只能从想象中去理解,而到了繁塔这个地方,这里的“几百平方米”是真实的北宋首都开封的土地。也因此,现在顺河回族区、禹王台区交界中的《清明上河图》区域,都纳入了我的眼帘,这个区域的价值真实地走入了我的心中。我也深深知道我们的使命,如何把这些价值串联起来,让世人认识一个既是过去的,又是未来的开封,利用开封这个世界级IP,开封要做的事情太多了。


(戴欣明团队一行八人在开封繁塔

(戴欣明团队一行八人考察禹王台的古吹台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宋喜信《开封宋代繁塔原型论》这本书非常值得一看

(戴欣明获赠宋喜信老师的专著《开封宋代繁塔原型论》

  宋喜信《开封宋代繁塔原型论》前言

  肇造于北宋开宝七年(974)的繁塔,以其庄重、独特的身姿兀立于古都开封,已有一千余年。它的塔型异乎寻常,下部三层是粗大的六棱柱楼阁式塔身,上部突变为细高的六棱锥形小塔。近处观看,甚似一座断塔(图1),远远望去,又宛如一个巨大的铜钟落地(图2)。这样的塔身,正是建造师原始的“形象”设计,这一罕贵造型,在中国古塔中堪称举世无双的孤例。

  不仅如此,塔身内外墙面镶嵌着6925块佛像砖,其制作之精美,工艺之精湛,无与伦比。这种始于北宋的六边形仿木楼阁式砖塔,以陶质佛像砖遍饰塔身之作,开创了中国佛塔的独立门类。

  千年以来,繁塔几无毁损,是未经过大修、完保原真的北宋遗构,保有丰富的、难得一见的文物信息,蕴含着北宋文化、建筑、艺术、宗教等多方面的珍贵资料。

  但令人痛惜的是,明代人对它出人意料的塔型不理解,嘉靖年间,产生了一个因明初“铲王气,塔七级去其四”的传说。意思是繁塔原为七层,因明初削藩的政争,被拆掉四层剩下三层。但明万历间的另一碑文,却以“仅留四级”四字,强调“塔七级去其四”应留三层,与三层加小塔统算“四级”的实际塔型不合,暗示这个传说是无稽之谈。而清代的文人则据塔身“九层宝塔”的碑文,直批“塔七级”的说法为臆断。

  到了20世纪80年代,有篇支持明初“铲王气,塔七级去其四”传说的文字面世,辩称繁塔“原九层”,在元代先毁掉两层剩七层,明初又拆四层,故只余三层。21世纪初,文物界似乎认识到明初“铲王气,塔七级去其四”的传说漏洞百出。一锤定音说“原为九层,据载,宋末元初繁塔曾遭雷击,上部六层毁”,故剩下“残留的三层塔身”。到清代在残塔上补建了小塔,形成现存塔型。

  可以讲,数百年来有关繁塔原型的猜测莫衷一是、争议不断。

  直到今天,各种书刊、媒体、文物界、古建史界,无不异口同声地宣称:现开封繁塔,只是宋代繁塔的三层残余,不是宋代的原型。

  然而塔身的史实绝非如此!有关繁塔现存塔型的所有解读,都是错误的认知。事实真相是,现塔身就是北宋原真的、完整的塔型。这么一个真实存在,处处可以验证的古建筑实体,究竟是原真还是残断之余?绝没有“哥徳巴赫猜想”课题那么难以破解。这样一个500年未了之学术公案,是该给它做个科学的、正确的、正式的了断了!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汴河古道、繁塔、宋喜信,踩到了“几百平方米”真实宋朝的土地,我才知道我们来到了开封   动能智库-戴欣明工作室开封战略定位策划考察汴河古道、汴河纪实

  宋喜信《开封宋代繁塔原型论》结语

  作为中国七大古都之一的开封,今天,能直接观赏的北宋胜迹有哪些?最明显的是繁塔和铁塔。今天,还能踩踏的北宋东京城原有土地在哪里?唯有繁台的几百平方米。今天谁是最代表北宋强势建筑文化的物质载体?首推繁塔无疑。因为,开封繁塔具有的文物原真性、完整性和唯一性,无疑是最真实、最突出、最全面。但长期以来,由于因“铲王气”拆毁繁塔的荒谬故事,造成世人莫衷一是的各种错误认知,从根本上颠覆了繁塔的价值,无形中对开封的宋文化影响力造成极大的伤害和贬损。

  如今大学课堂讲授的“中国古塔”,还在说开封繁塔现只有“下面三层,本来还要往上做,后来没钱了,停了。后来又在上面做了一个七层小塔,看起来很怪”,引发学生哄堂大笑。这笑声隐含着对宋代政治、经济和社会生产力的误读,抹杀了史界礼赞北宋社会繁荣、文化发达的事实。

  如此盲目地传言宋代连“九层”的佛塔也建造不起来,那《清明上河图》展现的梦幻般的北宋东京盛景,岂不令人生疑? 开封人自己在世界客家人大会上讴歌的《开封颂》,也在高唱“繁塔,兴衰沉浮的含泪悲怆……明初拆繁塔以铲王气”。无形中,把悲天悯人的情绪传给世界各地,繁塔本该是开封的骄傲,怎么有点悲怆呢?

  如此低吟浅唱北宋的建筑瑰宝,有什么可信的道理?难怪新编的《中国古代建筑史》,洋洋大观唯不见繁塔英姿。难怪专家的《中国古塔集萃》,煞有介事地说“这一北宋大塔至今仅余下层”,这些都是因几百年来对繁塔的错误认知引起。如果我们继续如此错误地贬低繁塔,对宣传、振兴、挖掘宋文化有百害而无一益!

  宋代繁塔的原型至今未被学术界正确认知,这是需要给以科学结论的迫切课题。

  繁塔是世所罕有的北宋杰作,它蕴涵着宋代历史文化的丰富信息。如果启动对繁塔的调查和研究,就会毫不困难地将繁塔的原真性、完整性、唯一性揭示给世人。若继续误解误判、弄真成假,实可痛惜!

  况且,由于未真正理解繁塔的构建原旨,保护措施也容易失据!比如,1983年维修时,封闭了一层叠涩上的两米直径空洞,使二层塔心室成为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。不仅不利于通风,不利于保护佛砖,而且丧失了原有的结构信息、原有的功能信息。

  笔者要说:

  过去,由于史料匮乏和民间以讹传讹,造成了对繁塔的错误认知。

  过去,我们只注重文献资料,没有用二重证据法结合建筑学原理去论证,得出错误的结论。

  过去,由于受科学技术的限制,难以看清繁塔留下的历史信息,无法找到解题的钥匙。

  笔者坚信:

  现在,有高科技的检测手段,高清晰的拍摄技术给我们提供的便利,任何蛛丝马迹的信息,都能为我们提供可靠的证据。只要结合繁塔的实际构造解读历史文献,并不难彻底搞清这一问题。

  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,把繁塔的国宝价值发掘出来,是时候了!

  摘自宋喜信著:《开封宋代繁塔原型论》


  注明:

  宋以汴梁之地为东京,名开封府。所以在行政区划上,东京代表它的地理位置,最初只是表示方位,但久之就成了地名。开封是府名,也就是正式的行政区划名字。汴梁可看做古称,也可看做非官方,非政治性的地理名词。结论:宋朝时,这三个名字都是指同一个城市,只不过侧重点不同,东京侧重方位和都城地位。开封府侧重行政区划,汴梁侧重历史地理。




推荐阅读

  • 动能智库 • 戴欣明工作室

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 公众微信订阅号
    中国最具人文特色的战略思想智库

  • 动能智库 • 戴欣明工作室

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 手机网站,在移动中关注
    中国最具人文特色的战略思想智库

  • 《发现味道》微信公众订阅号

    扫描二维码下载,在移动中关注
    差别化味道是策划出来的,视为“发现味道”

收藏本站

■ 前期商务联系

   深圳市总部办公室:0755-8242 1868  

   手机:186 8879 6913  王小姐


■ 专家前期交流:

   方明老师   手机:135 0283 7103


■ 电子邮箱:dxmgzs@163.com